新西兰媒体如何报道穆斯林社会?|新西兰穆斯林系列文章之二

写在前面

新西兰基督城恐怖袭击之后,诉诸极端暴力的袭击者和新西兰的穆斯林社区,都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政见团队刊发系列文章,阐述新西兰穆斯林社区的历史,介绍新西兰主流新闻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报道状况,以及新西兰的多元文化政策对穆斯林社区的影响。

昨天我们的文章介绍了新西兰的穆斯林移民史(点击阅读)。今天的文章主要介绍新西兰主流新闻媒体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报道状况,阐述媒体和舆论对人们观点的影响。

对穆斯林的印象主要来自媒体

在基督城惨案发生之前,袭击者通过网络发布了一份长达74页的宣言。

正文开头的三行文字仿佛将所有矛头都指向一个源头——“这全和生育率有关!这全和生育率有关!这全和生育率有关!”(It’s all about birthrates! It’s all about birthdates! It’s all about birthrates!)

在这份声明中,袭击者显然认为,主流欧洲社会正在受到严重威胁,而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外来穆斯林移民。首先,他们的生育率比大部分中产阶级白人高,这不仅是人口统计学上的问题,也会占有更多社会福利资源。而且,在袭击者看来,越来越高的穆斯林信徒比重,会从文化和宗教上深刻威胁到以基督/天主教为基石的主流欧洲社会,使得欧洲“伊斯兰化”。

面对这样的伊斯兰恐惧症,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发问。“生育率”真是如袭击者所说的威胁核心吗?还是右翼政党为了影响选举而采取的一种民粹主义竞选策略?究竟是欧洲被伊斯兰化,还是大量穆斯林移民正在不同程度融入欧洲社会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使得欧洲文化更为丰富多样?

从历史角度出发,我们还可以问,这种对于外来者/他者的恐惧,在欧洲社会上只是孤例吗?还是历史上不同形式种族主义的变体,从中世纪到十字军东征到现代的反犹主义,我们如何理解目前的伊斯兰恐惧症与过去的联系?

限于篇幅,我们无法在本文中一一探讨上述的这些问题。不过,如果重新审视袭击者的立场,或许会让我们对这份声明产生另一种疑问。

根据调查,惨案虽然发生在新西兰,但袭击者包括澳大利亚裔和新西兰公民,且基本以年轻白人为主。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些定居殖民国家(settler colonialist states)中,穆斯林人口占比其实并不高,也不像欧洲那样面临数量庞大的穆斯林移民人口。这也就意味着:袭击者大多通过新闻和社交媒体大量接触与仇恨言论相关的信息,在线下对于穆斯林社区或伊斯兰教本身了解甚少。

报道以国际新闻为主

早在2012年,研究者Shah Kabir和Michael Bourk就意识到了媒体的深远影响。他们做了一系列量化和质性研究,分析了新西兰主流媒体如何报道穆斯林社会,以及报道对于人们的影响。

研究者选取了三家主要纸媒——《新西兰先驱报》、《社报》和《奥塔哥日报》。前两份报纸均隶属于新西兰最有影响力的两家媒体公司——APN新闻媒体报业集团和Fairfax股份有限公司。《新西兰先驱报》隶属APN,是新西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其总部位于奥克兰区。《社报》属于Fairfax,发行总部位于基督城,也是新西兰南岛上现存最久的报纸。《奥塔哥日报》则是一份独立的本地报业公司,总部位于奥塔哥区首府达尼丁城,算是南岛上发行最早的日报。

该研究选取的时间为2005年10月至2006年9月,分析了以上三份报纸中有关穆斯林的主题报道,尤其关注各报对国际时事的新闻报道和社论。在这期间主要报道的新闻包括巴厘岛爆炸案、伦敦希思罗机场的炸弹恐慌、中东地区冲突和伊朗核问题。

Kabir和Bourk指出,首先,911事件之后,西方媒体整体上都倾向于将伊斯兰世界与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并且在受众中强化穆斯林作为他者的认识。

其次,新西兰这三家主流媒体均深刻受到国际报道的影响。从信源而言,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这三大通讯社提供了最多国际报道。这些新闻社对于报道什么、如何报道起着决定性作用。甚至有其他研究者认为,这三大通讯社从根本上影响了新西兰“新闻”的概念本身。

从数量上看,从2005到2006年,《新西兰先驱报》、《社报》和《奥塔哥日报》上共有3310则报道兼社论于穆斯林社会有关,但其中只有265则(8%)来自新西兰本地社会,92%的新闻都来自于国际社会。

从地区偏向性看,在所有国际报道中,有关中东的报道超过了总数的一半(1761则),其中就包括对于伊朗核问题的报道(206则)。虽然全球有58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但被报道过的穆斯林国家只有39个。

从话题而言,大约75.4%(2492则)报道都聚焦于恐怖主义和冲突事件。这也就意味着,受众对于国际穆斯林社会的认识基本停留在这些话题所限制的范围之内。

换言之,虽然新西兰主流报纸对穆斯林社会的报道从总数上看并不少,但主要以有偏向性的国际新闻为主,且从某种程度上,加深了对穆斯林社会已有的刻板偏见。面对国内4万多穆斯林人口,与他们相关的报道依然远远不足,且深度和广度均有所欠缺。

新闻报道和社论的差异

不过,Kabir和Bourk也发现,在新西兰,新闻报道和社论之间存在差异——新闻倾向于使用东方主义话语,加深对穆斯林的刻板印象,而社论则偏向于采用一种多元主义的解读方式。

以新闻报道最多的中东新闻为例。在新闻报道中,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基本被报道为正义事件。美国部队被塑造为伊拉克本地平民的保护者和解放者,而伊拉克人则被指责为自相残杀、导致中东局势不稳的罪魁祸首。同样的,在巴以问题上,以色列的立场通常被塑造成是“亲西方的”,且“乐于”为巴勒斯坦提供和平解决方案,而巴勒斯坦的“激进分子”则一意孤行,“阻挠”和平进程。

相比于新闻,社论的关注焦点则在伊拉克和美国布什政府的政策上。所有《新西兰先驱报》和《奥塔哥日报》的社论都反对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也都谴责美国的全球反恐战略。社论指出,布什的政策十分“愚蠢”,美国政府的决定体现了他们的“傲慢无知”。在虐囚问题上,《新西兰先驱报》质问美国政府秘密虐待囚犯,并且暗示西方以及新西兰的大众都在默许这种行为。总体上看,社报整体倾向于认为,美国对伊拉克的侵略并未使世界更加和平,反而使全球更为动荡不安。

不过,并非所有社论均如此。总部位于基督城的《社报》社论就公开支持布什政府的政策,认为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是成功的,“美国军队极为成功地抵达巴格达”,并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其反恐战争也是恰当的。

但即便有一些相对客观的分析,相关社论在实际数量上只有65则,占文章总数的2%。从整体上看,社论远远不足以撼动主体新闻报道的地位,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普通受众对于穆斯林社会的刻板认识。

从这一研究中,我们不难发现,国际新闻深刻影响了一国受众对本地穆斯林社会的认识,甚至是误解。媒体从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新西兰主流社会了解穆斯林的主要渠道,而一国内部的社会舆论和新闻报道对于国际穆斯林社会和伊斯兰教的报道,也会在不同程度上塑造本国受众对穆斯林的认识,并持续影响国内社会各阶层、各族群之间的关系。

在基督城惨案之后,新西兰政府迅速作出反应,总理宣布禁止半自动步枪,杜绝后患。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控制枪支等法律手段固然重要,创造一个更为包容的社会舆论环境同样重要,而且仍然任重道远。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推荐网站

参考文献

  • Kabir, Shah Nister, and Michael Bourk. “Representing Islam and Muslims in New Zealand Newspapers.” Journal of Muslim Minority Affairs 32, no. 3 (2012): 324-3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